太阳城娱乐平台|澳门赌场注册网站|澳门正规博彩公司

欢迎进入澳门赌场注册网站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青少资讯

少儿电影教育的三个层次

发布时间:2018-01-09  作者: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社会科学理论部 教授 彭笑远  来源:中国电影教育研究中心  浏览次数:2203
分享

微信图片_20180109162503.jpg

摘要:按照少儿观众的年龄阶段来划分少儿电影教育的三个层次,有着历史依据、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同时,为了在实践中付诸实践,还需要建立不同年龄阶段少儿观众观看的少儿电影库,并且在家庭、学校和社会形成少儿电影教育的积极联动。

关键词:少儿电影教育;少儿观众  三个层次 

从1922年开始,中国少儿电影创作和理论批评走过了近百年的历程,积累了很多宝贵的历史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少儿电影教育中的“儿童本位”意识在1922年后就已萌发并确立。随着对少儿电影及少儿观众理解和认识的不断深入,今后的少儿电影教育应走更精细化的道路。首先在于对少儿电影观众三个层次的划分要明确。

今天的少儿电影教育的对象不能笼而统之,要加以明确的细分,即少儿电影对象分为三个层次:幼儿、儿童和少年。这是有着历史依据、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的。

首先从历史依据来看,在中国儿童电影发展史上,“中国教育电影协会”的成立是一件重要的事件。“1932年7月8日,郭有守以恩师蔡元培为旗帜……联络蔡元培门生故旧、国府高官、大学校长、著名影人共计90人联名发起并在南京成立‘中国教育电影协会’。蔡元培担任主席,他在成立大会上所作《开会词》,强调电影与儿童的关系,……这个《开会词》当年便成为中国儿童电影思想体系的纲领,是‘中国儿童电影思想’诞生的标志性事件。”受此影响,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儿童电影理论与批评界的一个主要话题便是“儿童电影”与“儿童教育”,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儿童电影”概念的提出和普及,明确区分了“成人本位的电影”和“儿童本位的电影”:

受到“中国教育电影协会”的郭有守的《开会词》的影响,“儿童电影”的概念较为频繁地出现于1935年及以后。徐公美在《谈儿童电影》一文中较早地提出了“儿童电影”这一概念,他认为要想更好地利用“儿童电影”对儿童进行教育的话,必须要有消极和积极两个方面的举措,消极方面在于:一、请教育行政最高机关,通令全国各电影院,绝对禁止儿童观览成人本位的影片。二、请国民政府立法院,修改电影检查法,增加关于儿童观览之限制条例。而积极方面在于:一、请各电影院举行“儿童电影日”,特为他们规定映放的时间。二、由国家筹款拟制儿童本位的影片,更于各地创办儿童电影院。

同时,徐公美在上述提及的文章中提出了两个重要的概念,一为“成人本位的影片”,二为“儿童本位的影片”,并且明确地区分了它们之间的不同。而“儿童本位”的概念是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而产生的,最早由美国哲学家杜威提出。有关“儿童本位”观念的理论表述,后来被简洁地概括为“儿童本位论”。“儿童本位论”是“儿童中心主义”的中国化了的理论表述和用语。这一理论传入中国后,首先在教育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紧接着又在儿童文学领域广泛传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后来又影响到中国少儿电影界。显然,徐公美是受到 “儿童中心主义”理论的代表人物——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杜威的影响,在儿童电影理论批评界提出了“儿童本位的影片”,即真正以儿童为受众,根据儿童观众的接受特征来拍摄的影片。

具体到对于儿童电影内容方面,蒋建白《儿童电影的展望》指出:“……至于儿童影片的内容,个人觉得:(一)儿童电影的题材,必须趣味化与表现通俗化;(二)注意儿童身心的发展;(三)提倡新生活运动;(四)灌输自然科学的知识;(五)鼓励自信力与反抗力等。为了企图优秀儿童的产生,从儿童电影着手,想来也是当前一件重要的任务吧!”他在此总结了“儿童电影”表现的内容,有的是以“儿童本位”的原则出发,如强调“趣味化”和“通俗化”,注重儿童身心的发展,鼓励儿童的自信力和反抗力,教儿童自然科学知识。也有的是根据当时政府所提倡的“新生活运动”提出儿童所应遵循的生活和道德规则,这反映出当时国民党政府的主流意识形态,旨在通过儿童电影教育儿童,维护现有生活和道德秩序。

(二)明确提出“儿童教育的电影”的概念:早在1918年,商务印书馆成立了活动影戏部,开始更广泛地开展了摄制影片的活动。所摄影片分为“风景”、“时事”、“教育”、“新剧”、“古剧”五大类,多为短片。其中商务的“教育片”主要介绍某些专门教育事业的,体育、军事教育的,科学卫生知识的,内容上多为配合当时的学校教育或社会教育而摄制的。反映了商务印书馆的民族资产阶级的文化教育观点。

在此基础上,还有研究者进一步细分了“儿童教育的电影片”。 吴研因在《如何广置有关儿童教育的影片》中提出,有关儿童教育的电影片,大约可分做两大类:一是给儿童看的。例如儿童文艺故事影片、儿童科学影片、儿童生活影片等。这样的电影我们可以视作之前徐公美提出的“儿童本位的影片”。另外一类是给教师和师范生看的。例如小学、幼稚园教学实际状况影片等。这样的影片我们可以视作是拍给从事教育的教育者看的,目的是让他们从中学到教育儿童的内容和方法。此外,吴研因还就“儿童本位的电影”的拍摄内容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例如他认为,现在所成问题的,只有两个,就是:(一)题材和剧本的来源为何?(二)摄制影片的经费谁出?要解决第一个问题,必须多方设法。例如给儿童看的影片:关于文艺故事的,不妨取材于各种儿童文艺读物,委托各书坊就所出版的儿童文艺读物中选出适当的材料来,再由研究初等教育和儿童文学的人把题材决定,然后悬奖征求剧本;关于科学的,取材于初小常识等课程标准和高小社会自然等课程标准,委托研究儿童教育和小学科学教员,检查课程标准,把其中为儿童所最需要而又不易实验的教材摘下来,再决定题材,然后设计编成剧本,或仍悬奖征求。

虽然中国理论与批评界就“儿童电影与儿童成长”提出了不少理论主张,但是,因为中国电影所面临的内外困难,如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本身实力的弱小,所制作的电影多为迎合市场之作,无力制作好的儿童电影,再加上儿童电影理论与批评和创作实践之间的脱节等,所以,真正落实在本土“儿童电影”的创作上的却少之又少,因此,陈友松在《儿童电影最近的发展》中说:“儿童不是缩小的成人,这个认识在教育学已视为金科玉律,因而产生儿童本位的学程与教学法,在电影也当有同样的认识,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历届年会曾议决为儿童摄制影片,并设立儿童电影日或节目,但因实行上有许多困难,至今未有显著成效”。

其次,从理论和现实的依据来看。少儿电影教育的对象主体是少年儿童,因此,深入研究和确定少年儿童的内容分层就十分重要。事实上,儿童概念的提出是一个现代性的概念。法国学者阿利埃斯在其《儿童的世纪——旧制度下的儿童和家庭生活》中认为,从中世纪末期以来,父母逐渐开始鼓励小孩与成人分离,以儿童及对儿童的保护和教育为中心的新的家庭观发展起来了。将儿童时期视为一个最特殊的人生阶段,这个观念自此扎根于现代西方思想之中,并席卷世界,成为无可动摇的价值观。美国学者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认为“事实上,如果我们把‘儿童’这个词归结为意指一类特殊的人,他们年龄在7岁到——比如说——17岁之间,需要特殊形式的抚育和保护,并相信他们在本质上与成人不同,那么,大量的事实可以证明儿童的存在还不到400年的历史。的确,如果我们完全用一个普通美国人对‘儿童’这个词的理解,那么童年的存在不超过150年。”因此,我们可以说,“儿童”的发现是人类社会走向进步与文明的标志之一。

目前,国际和国内的少年儿童的年龄界限的上限为18岁。首先来看一下联合国和我国对少年儿童的年龄规定。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第一条为本公约之目的,儿童系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除非对其适用之法律规定成年年龄低于18岁。”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规定:“第一条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未成年人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第二条本法所称未成年人是指未满十八周岁的公民。”

陈永明主编的《儿童学概论》中认为“我们所说的儿童包括:学前教育的对象——婴幼儿(0——6岁),小学教育的对象——少年儿童(6——12岁),中学教育的对象——青少年(12——18岁)。”

综上所述,一般认为的未成年人主要是指18岁以下的人群,而在这一群体中,又因为其生长发育的阶段性不同以及现在全世界主流的学制划分,具体分为三个阶段:0——6岁称之为幼儿阶段,一般对应为幼儿园阶段;6——12岁称之为儿童阶段,一般对应为小学阶段;12——18岁称之为少年阶段,一般对应为中学阶段(包括初级中学:12——15岁和高级中学:15——18岁)。

据此标准,国内主流的儿童文学理论界将儿童文学分为三个层次“幼年文学是为三岁至六七岁的幼儿(幼儿园阶段)服务的文学。……童年文学是为六七岁到十二三岁的儿童(小学阶段)服务的文学。……少年文学是为十二三岁到十七八岁的少年(中学阶段)服务的文学。”

因此,在进行少儿电影教育之前,一定要将少年儿童对象清楚地分开来。可以学习少儿文学中的读者对象的“三个层次”和少儿阅读中的阅读分级制度,即针对儿童和少年的不同年龄阶段的认知水平和接受水平,制订不同的阅读内容。在少儿电影界,也应该按照受众对象年龄的差异进行区分,如张之路在《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中认为“在中国大陆,‘儿童电影’是一个总体的概念性习惯用语,在这里谈到的‘儿童’在实际中包括了幼儿(学龄前、小学低年级)、儿童(小学中高年级、初中低年级)、少年(初中高年级和高中)三个年龄阶段的人群,‘儿童电影’也就是以这三个年龄阶段儿童为受众的电影。显而易见,虽然他们都属于未成年人的范畴,但在这个十几年的年龄段跨度里的未成年人,无论从生理或心理上都存在着巨大差别。他们的知识积累和文化结构,对生活的认识程度、判断能力,对艺术的欣赏趣味等诸多方面都是不同的。”除此之外,也有将为3——12岁儿童观看的影片称为“儿童电影”,将为13——20岁青少年观看的影片称为“青少年电影”。

以上的这些区分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不同年龄阶段的观众的观影需要。我们今后的少儿电影教育的对象意识要进一步加强,不能笼而统之的只是面对普泛的少儿观众进行电影教育,而要针对少年儿童受众的年龄、接受水平等进行细分,如针对儿童的观影和针对少年的观影侧重点不同。如果将拍摄给儿童看的儿童电影给少年观众看,少年观众会觉得不过瘾,而将拍摄给少年读者的影片给儿童观众看,儿童观众又会觉得看不懂。因此,针对少年儿童观众因为生理心理差异而导致的观影内容的差异,就更加需要懂得电影学、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的各种专家的共同参与,就不同年龄阶段的少年儿童适合观看的电影进行分级指导和片目确定,最终建立适合他们观看的片目库,然后有的放矢地根据少年儿童不同的年龄层次和需求进行观影片目的选择。

以上的历史依据、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均说明少儿电影教育中对对象按照年龄阶段进行分层十分重要。具体到现实操作中,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今后的少儿电影教育的对象意识要进一步加强,不能笼而统之的只是面对普泛的少儿观众进行电影创作和教育,而要针对少年儿童受众的年龄、接受水平等进行细分,如针对儿童的观影和针对少年的观影侧重点不同。如果将拍摄给儿童看的儿童电影给少年观众看,少年观众会觉得不过瘾,而将拍摄给少年读者的影片给儿童观众看,儿童观众又会觉得看不懂。因此,针对少年儿童观众因为生理心理差异而导致的观影内容的差异,就更加需要懂得电影学、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的各种导演和专家的共同参与,就不同年龄阶段的少年儿童适合观看的电影进行分级指导和片目确定,最终建立适合他们观看的片目库,然后有的放矢地根据少年儿童不同的年龄层次和需求进行观影片目的选择。同时,创作者也可利用此片库,根据少儿观众的三个层次进行有的放矢的创作。

因此,以专业的电影院校或电影研究机构来牵头,联合与少儿研究相关的专家,专门研究适合不同年龄阶段少儿观众观看的电影内容及电影分类,成立面对少儿读者分层次的电影库。目前,随着技术的发展,媒体资产专业应运而生。此专业的一项核心技能就是建立庞大的影视数据库,并能通过关键词等检索手段迅速找到需要的影视资料,最终按照需求编辑成可检索、可观看、可利用的影视材料。因此,面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少儿观众的少儿电影库的建立,需要专业的电影院校或电影研究机构从理论和技术两个方面来建立观影库。这是少儿电影教育的基础和出发点,亟待解决。

其次、家庭、学校和社会的积极联动:第一是最初的家庭:家庭是少年儿童生活和成长的最重要的环境,也是他们最初亲密接触的环境,对他们的影响极为深远。以前我们呼吁家庭中父母要重视“亲子阅读”,就是强调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的陪伴和教育,而阅读主要是针对纸媒介而言。随着电子媒介和数字媒介的发展,我们要呼吁家庭中家长要陪伴孩子“亲子观影”,也就是在孩子成长过程中,面对汹涌而来的电子和数字媒介,宜疏不宜堵,同时要积极介入,多陪同孩子一起观影,逐步教育和培养孩子对于电影的理解和批评能力。同时,这也要求家长应具备电影媒介素养,同时要对孩子不同年龄阶段的发展需求和与之相适应的少儿电影具备一定的认知,这样才能够引导孩子观影并且具备初步的理解和批评能力。

第二是少年儿童生活和学习的学校:首先是教师应具备电影媒介素养,特别是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的身心发展阶段性要有深入的认知,同时要对适应不同年龄阶段少儿观众的影片要非常熟悉,这样才能够科学合理地进行课程设置、组织学生集体观影、观影后教育引导学生具备正确的电影媒介观。因此,可以在师范院校乃至于非师范高校中开设电影媒介教育课程,让未来的教师们自己具备良好的电影媒介素养,才有可能在未来的教学工作中很好地引导学生。同时,我们在过去的教育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学生在校期间的“集体观影”、“撰写观后感”、老师“点评提升的模式”不要轻易的弃之如蔽,应该在新的教育环境下有新的发展。如现在随着校园多媒体的发展,校园观影也越来越普遍,教师可以组织学生集体观看适合少年儿童观看的优秀的影片,观后可以各种生动活泼的形式组织学生对于所观影片的反馈,教师在其中积极有效地引导学生,最终帮助学生形成良好的电影媒介素养。

第三,少年儿童最终要走向的社会:除了少年儿童生活和学习的家庭和学校外,社会也是一个重要的外部环境。一方面,要通过立法、宣传等手段保证少年儿童接触的电影媒介环境的良好;另一方面,各个大学研究院所的电影专家、电影编剧和导演可以积极介入社会和学校,经常通过讲座、演讲、上课等形式普及电影媒介教育,为少年儿童了解和认识电影做普及和提高工作。

只有真正实现了少儿电影分层教育中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三方联动互补,才能为少年儿童的电影媒介教育营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空间。

综上所述,按照少儿观众的年龄阶段来划分少儿电影教育的三个层次,有着历史依据、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同时,为了在实践中付诸实践,还需要建立不同年龄阶段少儿观众观看的少儿电影库,并且在家庭、学校和社会形成少儿电影教育的积极联动。

(本文为第四届电影教育国际论坛参会论文  略有改动)

[责任编辑:ZYW]